返回

第9章 宗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次日一早,队伍继续出发。
段宏悄然离开队伍,全力展开身法,前往前方的华丰县,留下联络记号,又悄然回返。
归途中,顺便解决了两拨埋伏在路边的剪径小贼。
这些小贼未必是收到了关于车队的情报,或许只是日常工作。段宏也懒得审问,简单地送他们往生去了。
虽然队伍里刘大等人觉察到了他的离开,但作为队伍里实力最高强者,隐藏起来观察,或是去解决一些潜在的小麻烦,都是题中应有之意,也无人质疑。
哪怕他只是无聊去喝个花酒,也不会有人多嘴。
傍晚时分,队伍来到华丰县,找客栈住下。
用过晚饭,四爷夏往桂把客卿们都叫过来,郑重嘱托:“照这样的速度,如果一路无事,再有三日,我们就能到玉剑门的山门了。但可虑者,是前方路上一直不太平。”
“虽然我们挂着夏府的旗帜,在这附近还算有威慑力,但有些江湖草莽也未必卖面子。我们所带财货颇多,如果遇到盗匪,还请各位客卿出手御敌。”
众客卿都说:“这是自然,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四爷不必忧心。”
只有段宏,木讷地袖手站在旁边,双眼半开半阖,似乎在打瞌睡,很不给面子。
但夏往桂也不敢说他什么。
夏往桂训完话,大家各自回房。
段宏来到自己的房间,刚要推门,却是气息一窒,按在门上的手开始提聚力气,随时准备发动致命的攻势。
而门内传来几声箫声,若有若无,如哽如泣。
段宏听得此声,虽依然戒备,但还是谨慎地推门而入,“刘护法。”
屋里有一窈窕佳人,梳着未嫁女子的发髻,坐在桌前,侧面对着他。
虽然用黑色纱巾蒙着面,但露出的光滑额头和欲语还休的双眼,以及那凹凸有致的身材,都显示她是一位妙龄女郎。
虽不知她相貌如何,但蒙着的面孔反而引人遐想,让人心痒难耐,想一窥那纱巾底下是如何的国色天香。
幽香缓缓绽放,蒙面女郎将玉箫从檀口移开,纱巾彻底放下,挡住尖俏的下巴和如玫瑰花瓣一样的嘴唇,缓缓转头。
“段兄留下了紧急联络的暗号,可是有要事?”她的声音清越,有如凤鸣。
“确有要事,”段宏按照之前和夏咏初商量过的口径,不慌不忙地说,“夏府三爷夏咏初,前日召开家族大会,宣布他侥幸遇到仙缘,获得了一张可以提升人习武资质的丹方,并炼制了两颗丹药给他的义女服下,并允许众人去检查药效。”
刘护法眸光一闪,“喔,竟有此事?确实重要,如果此事属实,我们的一些计划或许需要作出调整了。”
段宏继续说,“这次运往玉剑门的礼物中,就有两颗这样的丹药,被夏府四爷随身携带。在进城之前,我借机偷偷拿了一颗出来,藏在一颗树的树洞里。”
刘护法依然稳坐,但是声音有了点笑意,“看来段兄是决意加入我们了,你可是要将这颗珍贵的丹药献给尊上以做进身之阶?如果有实物,尊上或许能分析出这丹药的成分和炼制手法。如此,确是大功一件。”
段宏木讷地点头,“正是。为防万一,刘护法请联络几位顶尖高手,晚上陪我一起去取丹药。”
纱巾挡住了刘护法的表情,她的眼里却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一点疑惑,“为何要联络几位顶尖高手?”
段宏解释,“那夏府三爷足智多谋,而且行事谨慎,我担心他布置有后手,甚至这两颗丹药是否是他放出的鱼饵,我也不能确定。如有差池,导致那颗丹药不能送到尊上手中,未免可惜。”
刘护法微微点头,“你的考虑很妥当。今夜子时,等我们联系。”
“好。”
刘护法握着玉箫优雅地起身,来到窗前,回头对段宏微微颔首,“你对夏府那位三爷,真是推崇备至呢。”
段宏心中一凛,但依然用平日里的木讷语气回答,“三爷在夏府的人心中宛如神明。”
“宛如神明么。”下一刻,刘护法已经姿势优美地飘出窗外,消失不见,只有那淡淡的叹息还在屋里流转。
屋里还有暗香残留,段宏思忖片刻,摇头在床头坐下。
这位刘护法的修为让段宏看不清深浅,有时觉得她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娇弱女子,但有时她表现出的实力,似乎又不在自己之下。
而且她在这神秘组织内的地位应该不低。
在过去的几次交谈中,她的话中隐隐透露,她和这神秘组织的“尊上”能经常见面。
而另外几名和段宏联系过的该组织高手,则无意中提到,“尊上”神龙见首不见尾,连他们都很难见到。
或许,这刘护法和那位“尊上”有一些特殊的关系?
段宏不免为今晚有些担忧,担心这刘护法会出现。
倒不是担心她的实力会对三爷的计划造成影响。
而是担心她在三爷的布置下,被一并干掉了。
段宏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情,只是此女或许身份特殊。
如果身死,不知会不会引来那个神秘组织的惨烈报复。
……
子时。
“笃,笃,笃”,轻轻的敲门声让段宏从打坐中惊醒。
他蹑手蹑脚地下床,过去拉开门,“吱呀”一声,一张俊美而略显沧桑的中年人面孔出现在他眼前。
段宏的瞳孔微缩。
这一位,虽然看似英俊,笑容和蔼,可是江湖人称“玉面毒生”。
所谓“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对这位的行事风格,可想而知。
这也是那个神秘势力里,曾经和段宏接触过的顶尖高手之一。
段宏私下觉得,那个神秘势力,虽然网罗了不少顶尖高手,他所见过的几位,都实力强横,不在他之下。
但要说到难缠,这位“玉面毒生”怕是当属第一。
段宏不动声色,轻声道:“只来了你一个?”
玉面毒生不答,转身就走,“跟我来。”
段宏略一迟疑,跟了上去。
到了客栈外,玉面毒生兔起鹘落,段宏只好继续紧跟。
很快,两人就到了城外,在一处小竹林的边缘,玉面毒生停下脚步,转身看着段宏。
段宏慢慢走了过去,从玉面毒生身后,转出来两人。观其气息,俱是顶尖高手,比起玉面毒生只强不弱。
这两个都是生面孔,从未与段宏照面,相貌看上去也没有什么明显特征。
不过段宏注意到,他们的衣着打扮,似乎并非楚国的风格。
现身后,这两人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段宏。
看到刘护法没来,段宏松了一口气。
他木讷地说,“人到齐了,就走吧。”
“再等等,”玉面毒生笑道,“还有一人。”
段宏心中一动,“是哪位海内名家?架子这么大。”
玉面毒生神秘一笑,“等等就知道了。”
半柱香的功夫后,四人几乎同时扭头看着一个方向。
一道人影,从夜色中慢慢浮现,被月光勾勒出轮廓。
其人仿佛融于天地间,与此间的夜色、月光、轻风、竹林、虫鸣蝉唱都无比的和谐,构成了一个整体,仿佛他本就是此间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玉面毒生笑道:“这下人到齐了。段兄,接下来有劳你带路。”
段宏心头狂震。
竟是宗师!先天宗师!
尽管他不认得此人,但是种种迹象,表明了此人的层次。
先天宗师!
虽然他早有预料,这个神秘势力里很可能会有先天宗师。
但也没想到,为了这样一件事,对方竟然会把先天宗师派出来。
宗师可不是大白菜!
哪怕入了朝堂,朝廷也会给予极高的待遇。
比如楚国,会给投靠的宗师从二品以上的虚衔待遇,授予伯爵以上的爵位!
每一个宗师,都是活着的传奇,肯定经历过无数大小战斗。
所以这宗师绝不是楚国本土的高手,否则段宏不可能不认识。
如果说,这位宗师现身之前,段宏还有把握,如果事有不谐,他可以拼死护着三爷逃离。
可是当这位异国宗师出现,段宏就完全失去了把握。
宗师是人类武力的最高峰,肉身硬度可以硬抗刀剑,甚至有宗师创造过一人灭一国(很小很小的国)、一人挡一军的近乎神话的事迹。
要按照计划进行么?
三爷确实布下了大网,可是三爷也没料到会有一条大鲨鱼会钻进网里吧?
倘若这鲨鱼把网咬破了怎么办。
“段兄?”玉面毒生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疑惑和催促。
这一瞬间,段宏决定,选择相信三爷。
他点点头,没有废话,直接向预定的埋伏点奔去,这神秘势力的三名顶尖高手加一名宗师紧随他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