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十六章 再见许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茹跟着教导主任往档案室走去,刚刚宋莹副校长的那番话虽然说得异常严厉,但对她来说,根本无所谓。
不过,有个消息倒是引起了白茹和顾异的注意,那就是郝校长曾往学校打过电话,虽然并不知道是不是郝校长亲自打过来的电话,可不管是他还是他家人,单凭会打电话到学校请假,这就是一件很不寻常的事情。
在去档案室的走廊上,白茹偷偷将一张纸团塞到顾异手中,小声道:“郝校长家。”
顾异点点头,提高声音道:“白记者,我去买几节备用电池,你自己收集档案,没问题吧。”
白茹努力忍住笑,假意不满道:“怎么来时不准备好?快去,不能耽误了回头采访,不然扣你薪水。”
顾异推了推几乎从不离脸的墨镜,撇撇嘴,向那教导主任打了个招呼便转身离开。
没想到富兴中学的档案室竟然建在图书馆的地下室,虽然可以从任何一台电脑登录校内网,而且在知道密码后可以进入档案管理系统,但很多资料还是纸质,并放在档案袋内,装进无数个纸盒子当中。
望着面前数个档案柜以及无数纸盒子,白茹也不禁头大如斗,幸好自己还掌握着郝校长的一级密码。
教导主任指了指地下室角落的一台电脑,道:“这里有台终端,可以查档,也可以调出你需要的资料在档案室那个柜子里。”
白茹点点头,表示感谢。
没想到教导主任说完了之后并没有走的意思,反而呆一旁,看样子是准备帮白茹一起找资料。
白茹愣了一下,只好问道:“会不会耽误您的工作?要不您去忙您的,我自己查就行。”
教导主任笑了笑:“没事,宋副校既然让我带你们来查资料,我自然要帮忙,而且这么多,你一个人怎么可能查得完?”
不用问,这位教导主任除了出于好心以外,还有向宋副校长表功的意味在内。
无奈,白茹只得再次表示感谢,教导主任将档案索引从电脑中调出来,白茹看了看,决定先调查一下学校建成之初的一些背景资料。
教导主任自告奋勇去帮她取放档案的盒子,白茹无语,索性掏出手机,给况非凡打了过去。
不料,电话接通后,对方居然一言不发。
“非凡,非凡你在吗?”白茹一惊,忙问道。
好一会儿,电话那边响一起犹犹豫豫的声音:“茹?是你吗?”
白茹不禁脸色一变,不自主往档案室门口走了几步,焦急地问道:“非凡,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对方又是一阵沉默不语,但白茹敏锐地听到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听到开门声和关门声,终于,电话那边又传来了声音,先是有人长出了一口气,随即况非凡的声音响了起来:“谢天谢地,幸好你打电话过来,不然,我差点就要中招了。”
白茹吃惊地问道:“到底怎么了?要不我马上过去?”
况非凡喘了口气,这才道:“不用,你不用过来,下次我会注意的。刚才我正在恢复医院监控录像里出现的扭曲画面,你想像不到我看到了什么。”
“到底怎么了?”白茹问道,她知道这个时候应该让况非凡把发生的事情讲出来,尤其又是件灵异经历,免得万一对况非凡的心理造成什么影响,虽然,况非凡心理承受能力还算很强。
况非凡回市里的路程无惊无险,算上得风平浪静。一进市里,他便主动给重案组的许辉打了电话,许辉这会儿正在有火无处撒,听到况非凡打电话过来,难免语气中带着火气,说话也有些冲。
知道他也是担心何少卿,况非凡并不计较,相反略有歉意,毕竟如果自己不私自逃离医院,或许能帮忙看着何少卿,也许他就不会如此离奇地失踪了。
有时候有些事是不能说的,即使说出来也不一定会有人信,但有些时候,该讲的话还是应该讲出来,比如现在,况非凡实在忍不住,在听了许辉大通大通埋怨后,他说道:“许队长,我必须向你说点事情,不过最好单独和你讲。”
“我在分局天台抽烟呢,这儿连鬼影都没一个,你过来吧。”许辉听他说得神神秘秘,也不免生出点好奇心。
“顺便捎几罐冰镇啤酒来吧,我想提提神。”许辉在挂断电话时说道。
“哇哦,喝酒能提神?”况非凡觉得这更加不可思议。
分局天台上,两个穿着便衣的男子终于见面了,其中一人手里还拎着一打啤酒,如果换作一把枪,这场面便会很有一种《无间道》的味道,不过,其中一个块头较大的男子除了脚下的一地烟头外,并没有夹着什么档案袋。
况非凡举起啤酒,首先表示示好,许辉勉强放松了一下自己紧绷的神情,其实他并不是真的生况非凡的气,只是觉得这件事从头至尾相当窝火,他到目前为止,根本找不到发泄的对象。
“喝酒真的能提神?”况非凡的开场白倒是很特别。
许辉怔了怔,还是伸手接过啤酒,掰下一罐打开喝了一口,长长出了口气,道:“理论上,我已经下班了。”
他又点燃一枝烟,吸了一口,望着况非凡,忽然道:“何少卿和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这会儿能告诉我吗?”
况非凡苦笑一声,走到天台护栏前,望着远处刚升起不久的太阳,深深吸了口气,他实在不想回忆那晚的经历,也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和面前这位重案组的队长实话实说,若不是自己这几天不断经历灵异事件的话,他一定希望那天只是一场噩梦。
他索性也掰下一罐啤酒,打开喝了一口,转头对许辉道:“许队,你知道我的职业吧。”
许辉点点头。
况非凡耸了一下肩头:“那你该知道,搞法证工作最主要的是拿证据说话。”
许辉吸了口烟,皱着眉道:“你想说什么?麻烦直说吧,我这个人不喜欢拐弯抹角。”
况非凡玩弄着啤酒罐,沉默了好一会儿,直到许辉快把那根烟抽完了,他才尽量用无所谓的语气道:“如果说,我们之所以出事,是因为撞上鬼了,你会怎么想?”
许辉听了,想也没想,把烟头一扔,转身往天台出口走去。
况非凡自嘲的一笑,还好自己说了“如果”,现在估计许辉以为自己正拿他开涮呢。
不料想,许辉拉开天台的门,刚要抬腿往前迈,却突然停下了脚步,站在那里沉思了好一会儿,把门一关转身回到况非凡身边,若有所思地问了一句:“你说这话时,不是在开玩笑,对吗?”
况非凡点了一下头。
许辉皱着眉,迟疑了一下,又问道:“那就是说,你刚才告诉我,你和何少卿那晚遇到了鬼?让你们受伤的凶手也是鬼?”
况非凡很认真地说道:“或者说,伤了我们的应该叫‘煞’,据说比鬼厉害。”
许辉又掏出根烟点着,用力吸着,却不说话。
这下况非凡反倒是觉得奇怪了,他不禁脱口问了一句:“等等,我不明白,许队,难道你就这么轻易信了?”
许辉看了他一眼:“我不想信,现在我宁可你告诉我伤了你们的是外星人或者是一个武林高手之类的,说实话,这三样都能解释你们受伤的原因,当初我个人比较偏信你们遇到了一个武林高手,而且还是个用毒的高手,例如唐门之类的。”
况非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吃惊地看着许辉,讶然道:“真的假的,你们会这么想?”
许辉极不自然地笑了笑,道:“至少这些还不至于和我受过的教育背道而驰,但你俩遇到的袭击实在太过诡异,我不得不想,能让你们受伤的凶手绝非普通,尤其是何少卿伤口上的毒,还有白医生的种种古怪举动,再加上昨晚何少卿的失踪,这一切加在一起,刚才我仔细想了一下,不管你说什么,我都应该能够接受。”
况非凡好奇地问道:“等一下,是你这么想,还是所有人都这么想?”
许辉苦笑地摇摇头:“很可惜,应该只是我这么想。”
况非凡不禁失望地叹了口气。
许辉忽然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头,道:“知足吧,你今天选上我,不怕老实告诉你,分局里还有些想法,你肯定不想知道。”
况非凡扬了扬眉毛,用询问的眼神看着许辉。
许辉古怪地笑了笑:“有人觉得,是你把何少卿打伤的。”
“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