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十一章 变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茹终于还是迟了一步,当她冲进屋,用手中降魔棒点向郝校长那只按到符咒上的手腕时,郝校长手向上一抬,那道贴在李进头顶的符咒还是被他揭了下来。
那符咒被揭下来的一刹那,床上卷起一阵阴冷的旋风,旋风中间是一团浓重的黑气,顷刻间,房间内杂物随风乱飞,风中夹杂着有如尖锐硬物划过玻璃般的刺耳叫声。
白茹立时缩手,刚刚用降魔棒攻击郝校长时,因为怕伤到郝校长的身体,所以白茹并没有激活降魔棒上的符文,看眼下情形,李进体内附着鬼已经从他身体里出来了,如果不用降魔棒,那是万万无法对付它的。
降魔棒在白茹手中陡然发出银色光芒,而那团悬在李进身上的黑气已然化成一具人形,而原本在风中乱飞的杂物则开始不断向白茹砸了过去。
白茹娇喝一声,挥舞手中降魔棒,顿时形成一片银色光幕,挡下砸过来的各种东西,同时飞身扑向床边。
由于断电后房间内比较黑暗,只能隐约看到郝校长在揭下符咒后,便开始慢慢退向一侧窗前,猛然间,“哗啦”一声,随着玻璃碎裂的声音,郝校长竟然飞身撞碎了窗户,跳向屋外。
白茹全身一凛,她租的可是三楼。
而就在她要扑到床前的同时,那团人形黑气发出一连串尖利的笑声,化作一道雾气,从已经被郝校长撞碎的窗户中飞了出去。
笑声渐渐远处,房间内也逐渐平静了下来。
白茹忍不住失望地跺了一下脚,郝校长的出现,令原本近乎顺利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她不禁猜测极有可能是郝校长不放心她和况非凡晚上在学校进行的事情,偷偷跑到了学校查看,却不料反而引鬼上身,其目的不言而喻,为了救被她封印在李进体内的那个鬼。
这时候的房间内,乱得像是经过了二战。
至于眼下怎么办,白茹一时间还真没了主意,她很想追出去,起码要追到郝校长,但李进还像死人般躺在床上,不管他也不可能。
她突然开始想念况非凡,有时候,一个人真的不能解决一切问题,虽然她拥有捉鬼的能力,但毕竟是人,没有分身术,没办法兼顾两件同时发生的事情。
她不免有些气馁,但现在还不能停下。白茹从被她一直放到外屋的背包里找到宁神静心的符咒,在李进的头顶和心口各贴了一张,又在他身上贴了两张防止邪气入体的符咒,这才无力地坐到床边,掏出手机给顾异打了过去。
“我靠,这么邪,你等着,我尽快就到。”顾异在听了白茹叙述了刚刚发生的事情后,不禁大惊小怪地叫道。
“你小心点,眼睛不好,自己别出事。”白茹叮嘱着。
“放心吧,开车的是我的室友,我才没这么笨呢。”顾异说道。
白茹不禁愣了一下,下意识问道:“室友?”
“哦,别担心,是我一不小心救了的一个人,现在成了室友,他已经知道我的本事,嘴也很严。”顾异大大咧咧地在电话里讲着。
白茹无奈地摇摇头,顾异本事不小,就是在做事上有些不拘小节。
本来当初接到好友电话,请她来这间中学捉鬼时,她曾想过推荐顾异来,因为顾异住的地方离这里也不算远,但就因为顾异在驱鬼这个圈内人士中风评不佳,差评比好评多好几倍,所以白茹犹豫了一下,没想到最后,她还是要求助顾异。
因为顾异擅长“驱魔”,对付被恶灵附身的人,在保证被附身人的安全方面,驱比打更重要。
“我担心被附身的郝校长。”白茹知道不是顾异开车,便索性在电话里和他探讨起来。
顾异沉吟了一下,道:“要解决这件事,还得调查学校当年发生的学生死亡案件的背景、原因等,只有查出到底是什么事情引发的闹鬼,才能从根本上将学校里的鬼消灭掉。”
白茹想了一下:“我有学校电脑里调阅档案的密码。”
顾异“哈”地笑了一声,道:“那不就结了,找个地方安置那个刚被附过身的学生,然后我建议你现在再去趟学校,去查一下档案,而且那个校长很可能也会回学校。”
白茹“嗯”了一声,一般来说,被鬼附身后,附身时间的长短要视这鬼的能力大小,再有就是通常一般的鬼不能离开自己死亡变鬼时的地点太远或是时间太长,除非这鬼的能力相当强大。
现在看来,学校不过才建了二十年,那就算是这鬼是在学校刚建成时就出现了,也应该不会超过二十年。
不过还有一件可疑的事情,白茹一直没有讲出来,现在她也来不及再和顾异细谈,调查档案应该是这件事的首要任务。
想到此,白茹也不再和顾异多聊,挂断电话,她便收拾了一下,抱起还没醒转的李进,离开了已经乱七八糟的日租房。
所幸的是,押在房东那里的现金应该够赔偿他房内的损失。
将李进安置到车后座上,白茹坐在方向盘后,正犹豫着要将李进放在哪里才能安全时,忽然手机响了起来。
白茹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来电显,打电话过来的是况非凡,她急忙按下通话键。
“非凡,怎么了?有事?”白茹不无担心地问道。
“啊?没事,我就是打电话问问你现在如何?一切还好吗?”况非凡愣了一下,他刚在车上小眯了一会儿,这时醒过来,越摸着那串念珠越开始想白茹,便打电话,就想听听白茹的声音,当然,这话他还是没好意思说出来。
白茹本不想讲出她这边的突发情况,但最后还是没忍住,对况非凡讲了一遍刚被郝校长突然袭击的经历。
况非凡听了不禁吃了一惊,脱口道:“你等着,我现在掉头回去。”
“不,不用。”白茹下意识叫道,阻止了况非凡的这个念头。
“为什么?”况非凡不解。
白茹深吸了一口气,她还真希望况非凡能回来,但一想到那边还有何少卿的事情没解决,她终于还是忍住没说出让他回来的这种话。
“别担心我这边,我能应付,你别忘了何少卿还失踪着呢,那边的事情也不能耽误。”白茹劝他。
“可是”况非凡迟疑了一下。
“不用可是,没事的,你别忘了我可是有本事对付这一切的。”白茹勉强笑道。
况非凡犹豫三再,还是长长叹了口气:“你一定要小心。”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还是你要多加小心,知道吗?”白茹嘱咐道。
“我知道,哪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况非凡问道。
白茹将自己刚才和顾异通电话时探讨的内容对况非凡讲了一遍。
况非凡仔细听着,当白茹讲完后,他不禁沉默了好一会儿。
白茹担心地问了一句:“怎么不说话?没事吧?”
况非凡思索了一阵后,才对白茹道:“我觉得有点不对劲的地方”
白茹问道:“什么不对劲?”
况非凡想了想,问道:“那个学生,就是李进,现在附在他身上的鬼已经跑了,是吗?”
“嗯。”
“被附过身后,还可能再被附身吗?”
“现在由我的符咒阻挡,应该可以避免再被附身。”
“如果你不盯着呢?那个郝校长不是也跑了吗?”
白茹心中一动,似乎有点明白况非凡的意思:“你担心他们还会来找李进?”
况非凡“嗯”了一声:“我也是说不好,但总觉得一直就是学校里的学生当中发生死亡情况,这还是头一次出现学生失踪,还是被鬼附身,为什么以前没有出现过被鬼附身的学生,为什么会出现在李进身上,虽然说不出原因,但就是觉得奇怪。”
经况非凡这么一说,白茹也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我知道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还是等顾异来了再说。”白茹道。
况非凡虽然担心白茹,但现在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何况他就算回去,似乎起的作用也有限,而那边何少卿失踪也令他牵肠挂肚的。
无奈,又随便聊了几句,他俩挂掉了电话。
白茹又将这件事通知了顾异,顾异在听完白茹转述了况非凡所提出的担忧后,禁不住点头应道:“你别说,还的确有这可能性,一个鬼,一个被鬼附身的校长,在没有个安全地方保护李进的情况下,你还真就不能离开李进。不然,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有可能被这两个家伙联手冲进去。”
既然确认了有这种可能性,白茹只好暂时放弃再探学校的想法,一心等着顾异赶过来,她发动汽车,准备离开这片小区,找个离学校近点的地方停下,以便能够节省一些时间。
车开了一会儿,白茹忽然觉得车窗外有些不太正常,刚刚不久前拐入一条土路,再往前应该就能拐上大道,但现在她明明可以看到前面不远处那横着的大马路,甚至还能看到马路两侧的路灯,但不管车如何往前行驶,离大路的距离似乎一直没有发生变化。
而就在她还来不及惊讶时,车突然间毫无征兆地熄火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