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二章 有所寄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p
这场战斗持续了一天,结果仍然是以铁木真的胜利而告终。本来按着这个世界固有的轨迹也是铁木真胜利,现在再加上木峰这个半路杀出来的杀神,结局就更没有任何悬念。
直到战争的结束,木峰才从那种醉人的杀戮意境中回过神来。现在的木峰是一点都不想在这个战场待着了,因为经过这一场畅快淋漓的杀戮之后,木峰的整个心神都开始蠢蠢欲动,不是走火入魔的那种蠢蠢欲动,而是现在的木峰正在处于一种想要在武道上更进一步的**之中。
对木峰来说,在这场战斗之后,他自己的感受真的是很深刻,他有信心,就在这场战争结束之后,他就会闭关,相信在他出关之日就是他真正形成自己的武学体系的时候,所以在这时候他决不允许任何事情来打断他的这个相当于顿悟的重要时刻。
所以在战争刚刚落下帷幕,他马上拨转马头就朝远处奔去,因为他已经看到成吉思汗这个一代天骄已经朝着他这边来了。没办法,木峰在这场战斗中的表现实在是太显眼了,简直就是掀起一方腥风血雨。随着他如旋风般卷过,剩下的就是满地的鲜血和一颗颗死不瞑目的头颅。这样的杀人方式是在是太骇人了,即使是铁木真这个大枭雄都觉得自己以往所做的那些都是微不足道了。见过杀人的,战场之上哪有不死人的,可是现在的木峰所杀的人数量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他那种杀人过程中所散发出的冷漠的气势,就好像他的刀所杀的不是人而是一些微不足道的蝼蚁一样,说的直白一点就是木峰更本就不把人当人,就像是在屠杀牲口一样在杀着这些草原的汉子。所以铁木真非常想看一下这个杀神般的男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是没等他走到跟前,那个人已经拨转马头绝尘而去。
铁木真无法,只好无奈地叹息一声,看着木峰逐渐远去,至于派人去追,说实话铁木真还不想让木峰觉得自己对他有敌意,这样的人简直太可怕了。那些所谓的武林高手铁木真作为一个部落的大汗,也不是没有见过,但是像木峰这样的在万军丛中纵横驰骋的狂人他还真没见过,想起木峰杀人的那气势,这位未来的王者还是有点发怵。
铁木真怎么想木峰现在已经管不着了,他一路狂奔之后便是直接回到他偷师的那个山顶,他准备在那里闭关。
木峰之所以要去偷师全真教,并不是他很崇拜全真教,也不是全真教的武功有多么高深,说实话,全真教真的很让人失望,想当年王重阳邀战天下高手并在华山之巅和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一连战了七天七夜并最终艺压全场夺得九阴真经,那时何等的英雄气概,可是自重阳去后,周伯通被囚,全真教剩下的所谓的全真七子真是有损他们前代的威名。武功的话比起其他天下几绝来说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可是做起事来由好像都不经过大脑思考,意气用事,甚至有时候都在无理取闹,可以说重阳之后全真无人矣。
再说全真的武功,王重阳的先天功无可争议的是一套绝世武功,不然王重阳也不会以之一举搏得天下第一的名头。可惜全真七子竟无一人可以得传这门绝学,只是靠着王重阳的余荫以一套天罡北斗阵和天下人周旋。其实全真教的金关锁玉诀也是一门极厉害的内功,只是全真的人资质不够,悟性不足,所以让这门武功明珠暗投了。
木峰选全真的内功其实也是不得已为之,其他的武功要么就是远在天边,要么就是很难得到,只有这套全真基础心法相对容易得到一点。再说这套武功只是一种筑基心法,在所有的内家功法里,筑基心法基本上都是大同小异的。只是全真心法源自道家,这种心法恬淡平和,最适合筑基。
而木峰便是打算按着这种主流的筑基心法来完善自己的刀道。说到底还是一种借鉴。反正木峰的武功大部分都是自创的,在前世那些武侠里的内容和理论可能没什么用,可是既然是个武侠世界,那么那些东西就应该是有点效果的,所以木峰现在有着很深的武学理论,有了这个筑基心法,他就可以开始感悟属于自己的东西。
木峰闭关修炼的首先就是他的刀法。
经过一场战斗,在那种千军万马之中,他自己的刀法在逐渐完善,再不是以前的那种单一的感觉了,在那样的境况中,防守比进攻要重要的多。所以木峰现在开始创造一种攻守兼备的刀法。
经过了三天时间的苦练,木峰基本上创出六式刀法,第一式:寒光乍现,第二式,劈山断岳,第三式,横扫千军,第四式,鸢飞鱼跃,第五式,狂战四方,第六式,血洗天下。
这六式刀法,可谓是竭尽了木峰所有的武学感悟和精神修为。在木峰的推演中,对付一般的人,只要第一式寒光乍现就足够了,因为这一式就是原先的拔刀术,而且是木峰以现在的武道修为创出的拔刀术,此刀一出可谓鬼神辟易,达到极致的速度加上惨烈强绝的有沙场历练而出的气势,木峰相信此刀一出,能挡得住的绝对没有几个人。
至于剩下的几式刀法,都是有这一式拔刀术演化出来,在此其中加入了他在战场之上积聚的杀戮意境,还有面对着四面八方而来的敌人的攻击由自身直觉所发出的最本能的反应。
木峰这六式刀法一式比一式深奥,一式比一式所蕴含的威力大。到最后一式血洗天下之时,那就是木峰现在的武道的最高峰,此刀一出,木峰就会整个人沉浸在杀戮的意境之中,周身全部被惨烈的杀伐气息所笼罩,一般人只要处在这种刀意之下,那不仅要抵挡那些无处不在的精神攻击,而且还有抵挡木峰那如电的战刀攻击。这两种攻击只要有一个没挡住,那就是有死无生。不过木峰已经决定在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绝对不会动用的,因为以他现在的内在修为还不足以支撑他在用完这招之后还有余力再进行另外的战斗,而一旦使用这招那也就意味着木峰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了。
这六式刀法,木峰为之起名为“杀戮战刀”,以明其杀戮战斗之意。
接下来木峰开始修炼体内刀气,内视之下木峰却是发现自己以往那银色的刀气现在已经在他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夹杂了一丝丝血红之色,想了片刻,木峰却是回过神来,看来这些就是在战场之上自己陷入疯狂杀戮之中的时候,刀气在不停运行的过程中带了积聚起来的杀戮之色,木峰知道,这些血色的杀戮之气虽然可以让他的刀气进攻性更强,可是如果任由这些刀气发展下去的话,即使木峰的境界远比修为要高,可是依然是一个隐患,很有可能在以后的日子里木峰一不小心就会为这些血色刀气所乘,最终有走火入魔之愈。
木峰咬了咬牙,放弃了这些有可能让他实力更上一层的血色刀气,准备集中力量把它们炼化掉。
深吸一口气,炼化开始。木峰以他绝对强势的精神修为催动体内刀气,如抽丝剥见般地把这些既美丽又危险的诱惑逐渐炼化。
经过了一个时辰的炼化,最后一丝红色刀气终于是被木峰炼化。现在木峰体内的刀气比之刚才少了将近两层,可谓是损失重大,不过有弊就有利,在不断炼化血色刀气的过程中,木峰的银色刀气却是被重新淬炼了一遍,现在他体内的刀气更加精纯,股股银色刀气在经脉中流转的时候不停地散发着温润的亮光,见到此,木峰却是会心一笑,这次的决定看来并没有想象的那样损失惨重,相反从长远看来,这次还是利大于弊的。
现在的木峰,刀法有“杀戮战刀”,体内能量却是愈加精纯,而这种银色的能量木峰称之为“刀元”,以示和内力的区别。
至于轻功,他参照全真的金雁功的运行方式却是花了三天的时间终于还是被他创出一门被他叫做鹏王步的轻功,这套轻功脱胎于金雁功,虽然可能没有九阴真经中的螺旋九影的绝世轻功好,也比不上百多年前的凌波微步,可是对于木峰来说,却是已经够了。他的武功走的本来就是进攻路线的,至于轻功于他来说主要是用来赶路或者是在一些险绝之地行走罢了,至于在战斗中用,木峰从来都对自己把握战斗节奏有着足够的信心。
所有的一切都告一段落,对于接下来的射雕世界的挑战,木峰却是再也无所畏惧,这就是实力的绝大提高带来的高涨的自信。
又是一年多的时间过去,木峰在此期间可算是真正地享受了一下这个古代的生活。他没有刻意去修炼什么,只是在每晚进行一下例行功课,他本人并没有什么急切的追求,可是正是这样的无为心境,正好符合道家的修炼宗旨,所以他的武功非但没有落下,相反却在这样无忧无虑的日子里有了大的飞跃,体内刀元越来越纯厚,精神修为也有了明显的进步,所以木峰对此很是满意。
两年之后,木峰开始向张家口走去,他准备回中原,顺便到江南一游。这几年他基本都是在大金的地盘逗留,还没有看看这个繁华的南国是个什么情景。
这天早上木峰来到张家口,这时候的张家口远没有后世那么繁盛,只是一个相对热闹一点的集镇,大商小贩云集,商贸很是发达。
在一个看起来很是高档的酒楼里,木峰做了下来,要了一桌子的好菜,花炊鹌子、炒鸭掌、鸡舌羹,鸳鸯煎牛筋、菊花兔丝、爆獐腿、姜醋金银蹄子这些江南的江北的好菜竟然在这个酒店也有,可见这个张家口的繁华。其实这些菜到底是什么,有什么好处,木峰是一概不知,只是看到这些个菜的价格最高,所以就点来尝尝。这也许就是典型的暴发户心理,木峰的钱财都是来自草原所杀的马贼还有大金的一些鱼肉百姓的恶官,除了施舍一些他实在是看不下去的穷苦人之外,剩下的大部分都进了自己的腰包。所以木峰现在也是个有钱人了,不股票对于夺他人钱财这件事木峰还真是没有什么愧疚的,弱肉强食,他们取普通百姓的,因为他们有权,力量够大,可是木峰没权,但是他武艺高绝,却是比他们还要强上一筹,所以这些钱用起来真是大手大脚的没边了。
就在木峰一边吃酒一边看这繁华小城的时候,却是在这家店门口一个馒头铺子便看到了相当熟悉的一幕,不是他见过这个场面,只是这个场面和小说中的描述实在是太像了。一个衣衫褴褛、身材瘦削的少年,十五六岁年纪,头上歪戴着一顶黑黝黝的破皮帽,装束和中描写的一样,而事件也还是那件事,只是为了看看事实到底如何,他却是跟了出去,看看这个小乞丐。
果然接下来还是和原著一样,郭靖那愣小子出现了,替那小叫花解围。
木峰现在却是有点纳闷,他自己都是乱走的,竟然还能碰到郭靖和黄蓉,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历史惯性?
木峰没兴趣看郭靖和黄蓉怎么吃饭,只是在他们去客栈投宿之后,便尾随而去。
晚上很快就来了,天色暗的很快,木峰此时却已经在那家客栈的房顶之上,他看的是黄蓉那间房子,至于郭靖,又不是没见过,他都懒得去理他,现在还不是和他见面的时候。而他去看黄蓉也不是要去偷窥,他只是想看看黄蓉到底长什么样子,他实在是好奇的很。自来到这个世界里,他基本上没有看到一个长相过的去的女人,也许是他没注意去发掘的缘故,总之现在的木峰非常急切地想要看到黄蓉的容貌,这样的心情练木峰自己也是有点不解。
一切都很顺利,木峰也没有看到黄蓉洗澡啊什么的尴尬情节,只是意外在他一点准备都没有的情况下发生了。
那是看到黄蓉脸的时候,木峰觉得这个世界完了,他自己当然也完了。黄蓉看起来明眸皓齿,其实并不是祸国殃民的那种类型,是那种古灵精怪的气质,其实也就是很可爱,可是就是这样的面目却是让木峰根本没有一点办法挪开。
眼前的一切让木峰觉得自己是在做梦,眼前的少女和她是多么的像啊,可是他们真的不是一个人,木峰的心情复杂万分,因为眼前的这个女孩和他前世的女友几乎一模一样。前世他的感情是失败的,这一世到底会如何呢?
木峰的感情来的如此猛烈而不可思议,可是他的感情也和他的刀一样,直接,直中要害,没有太多的修饰和花哨。
他知道自己现在起码在感情上有所寄托,那种无根浮萍的虚无感多少减弱了一点,这也算是一种幸运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