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十九章 仁政救不了大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曹正淳毫不犹豫废掉魔相派宗主四肢,手段狠辣至极。
  他这么做,只想表明一点。
  他曹正淳对陛下忠心耿耿。
  绝无其他心思。
  魔相派宗主躺在地上,面如死灰。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非但没有说服曹正淳,反而落到这个下场。
  “来人啊!”
  “将所有人都压回东厂!”
  “严加审讯!”
  曹正淳大手一挥。
  东厂督卫一拥而上!
  顿时!
  整个府邸之中,一片鸡飞狗跳。
  一开始,有些世家公子不死心,想要凭借身份威胁曹正淳。
  曹正淳面对这种情况,不惊反喜,一个不漏的记下这些自报家门的公子,准备回去,将这些公子全家老小都请去东厂。
  突然!
  就在这时!
  一道声音响起!
  “慢着!”
  “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一位醉醺醺的年轻男子,怒视曹正淳。
  “哦?”
  “你是?”
  曹正淳眼睛眯了起来。
  “我叫范阳,我父亲是坐镇一方的河西节度使!”
  “这里是我在长安的府邸。”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在我府邸上抓人,你这是在找死?!”
  范阳叫嚣着。
  他父亲作为河西节度使,拥兵五十万,连大唐皇帝都忌惮不已。
  这次他来长安,还没到半天,府邸的门槛都被踏平了,很多位高权重的朝中大臣,都暗中来这拜访他,以示对河西节度使的善意。
  这让范阳有种长安城不过如此的感觉。
  在范阳看来,整个长安城中,不管什么人,听到他父亲的名讳,都得退让三分。
  “河西节度使?”
  “果然,河西节度使也参与刺杀陛下一事!”
  曹正淳大喜过望。
  随后,曹正淳亲自出手,将范阳压回东厂。
  ...
  “这次收获太大了。”
  “河西节度使竟然与魔相总余孽有勾结!”
  曹正淳从东厂地牢中走出,一脸喜色。
  这次审讯,魔相派宗主倒是个硬骨头,不管如何施加酷刑,都闭口不言。
  但河西节度使的那个儿子范阳,完完全全就是个怂包。
  曹正淳只是带着他在地牢逛上一圈,介绍了一些酷刑的做法,便将范阳吓得屁滚尿流,问什么说什么。
  曹正淳走到魔相派宗主面前,轻蔑道:“你这么坚持有什么用?范节度使养了一个好儿子啊。“
  “杂家还没用刑,便将所有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
  曹正淳说完,没有理会魔相派宗主脸色,直接转身,离开东厂。
  曹正淳要以最快的速度见到皇帝,告诉皇帝,他曹正淳不负圣望,已经查出刺杀一事的前因后果。
  ...
  长生殿。
  李祀正在休息。
  近侍太监进来躬身禀报:“陛下,曹督主在殿外候着,要见陛下!”
  李祀摆了摆手:“宣!”
  片刻后。
  曹正淳快步走了进来,高声道:“陛下,老奴已经抓到魔相宗宗主。”
  “结果如何?”李祀直入主题。
  曹正淳正色道:“回禀陛下,这次魔门余孽,是跟着河西节度使之子范阳进入长安。”
  “并且,范阳已经交代,魔相宗的宗主,原本是他父亲河西节度使最喜欢的爱妾,这次不知什么原因,河西节度使竟然将其伪装成女婢,跟着范阳进入长安。”
  “朕知道了!”
  “还有,这次调查,臣还发现,不少王公大臣,都曾悄悄拜访过范阳。”
  “这次魔相派余孽之所以能够伪装成秀女,潜入宫中,就是靠王公大臣们的引荐。”
  曹正淳躬身说道。
  虽然,选秀一事,全权由太后督办,任何人走不了后门。
  可如果有大臣引荐,并且引荐的人确实优秀,达到太后心里的门槛,太后也不会拒绝。
  魔相派余孽,就是利用这个空子,潜入皇宫之中,实施刺杀!
  “这些王公大臣,审过了吗?”
  李祀望着曹正淳,开口说道。
  曹正淳躬身说道:“回禀陛下,由于涉及到的臣子太多,甚至有很多,都是皇亲国戚...”
  “老奴担心...”
  曹正淳语气带着迟疑。
  李祀神色平静,轻轻的说道:“无妨!”
  皇宫刺杀一事,已经触及李祀底线。
  哪怕杀个天崩地裂,血流成河,李祀也要彻查到底,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想皇帝死!
  因此,李祀才会跟曹正淳说‘无妨’二字。
  这两个字,代表着皇帝的意志,代表着这天下间无法抵挡的权势!
  皇权!
  皇权之下!
  哪怕是高高在上的神魔,也得乖乖屈服。
  李祀发现,自己登基以来,表现的还是太软弱了。
  软弱到让有些人觉得,只要杀掉皇帝,就能万事大吉。
  至于万一没杀掉皇帝,会有什么后果...
  似乎并没有人考虑...
  李祀想到,大唐历代中,不乏仁君。
  实施仁政,爱臣如子...
  但是...
  仁政救不了大唐。
  曹正淳离开后,立即赶回东厂,命令东厂督卫,放下手中的一切事项,抓捕任何跟拜访过河西节度使范阳的王公大臣。
  曹正淳本来就胆大包天,连太后都敢攀咬,如今得到了皇帝的同意,更加无法无天。
  一时间,长安城中,人心惶惶。
  ...
  第二天。
  李祀上早朝了。
  因为刺杀一事,李祀特意取消一天早朝。
  如今,正是皇帝遇刺的第三天。
  早朝上,文武百官整齐站成两列,小心翼翼的看着高坐在龙椅宝座上的皇帝。
  两天过去,皇帝遇刺的事情,早就在长安城传开。
  今天,是陛下在遇刺后,第一次在群臣面前露面。
  群臣们都想知道...
  陛下对于刺杀一事,究竟是何态度?
  是雷霆大怒...
  还是一带而过?
  李祀俯视文武百官,缓缓从龙椅上站了起来。
  “朕知道,你们之中,一定有人,恨不得朕死在永安宫那场刺杀之下!”
  李祀话音刚落,群臣脸色顿时惨白,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臣不敢!!!”
  李祀闻言,脸上浮现一丝讥讽:“不敢?”
  李祀缓缓走到御前禁卫面前。
  锵!
  李祀伸出右手,将御前侍卫身上佩戴的长剑拔出。
  “陛下。”御前侍卫当即跪下。。
  “既然不敢,朕倒想知道,这朝堂之上,有多少臣子,去过河西节度使之子范阳的府邸?”
  李祀右手垂下,拖着长剑,转身看向群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